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H慢生活 >【来来去去】缅甸二三事

【来来去去】缅甸二三事

分类:H慢生活 作者:
【来来去去】缅甸二三事【来来去去】缅甸二三事

飞抵仰光的第一天,我揹着背包走出机场入境大厅,即为眼前所看到的人和事莞尔一笑。仰光国际机场内,缅甸男人轻鬆地围着纱笼,拍哒拍哒趿拉着人字拖鞋,八字脚地走过来招揽乘客,或做着其他别的事;同样在工作和走动的女人两颊涂上薄薄一层黄色水粉,对游客好奇眼光报以微笑,神情悠然自在得像置身在自家庭院里。

“简直是大乡里嘛!”我心里暗忖。当世界逐渐走向全球化,朴实乡土味已经买少见少,缅甸给我的第一个印象百分百纯正。

纱笼是缅甸国服,男人围着上班去,男孩围着上学去,街上泰半缅甸男人都在围格子纱笼;半数女人都在穿着花花绿绿、曲线分明的纱笼裙子。

除了纱笼,缅甸举国上下,无论男女老幼都喜欢搽Thanaka水粉防晒。据说,十四世纪时,国王拉扎达立特曾经将Thanaka写入诗中,可见这种美容土方经过岁月更迭,仍历久不衰。它萃取方式简单,只需把枝干磨成粉加水即可,是草根民众负担得起的美容品,许多年轻爱美的姑娘在涂抹时搞点新意思,将水粉涂成方形或叶子形状,成为缅甸独一无二的时尚。

缅甸人与陌生人打照面,会微笑说Mingalar Ba,乡下地方孩子尤其喜欢挤到游客面前,让你为他们拍照。我在仰光旅舍老闆推荐下去到北部掸邦小城西坡(Hsipaw)。这个小城让我想起七十年代我成长的甘榜,不同的是,这个偏远山区曾经有过掸族土司王皇宫,那座木结构宫殿不幸在二战时被炸毁,倖存的欧式独立洋房原是末代王子居所,如今住着王室侄子两夫妻,为前来参观的游客述说末代土司王六十年代初被军政府杀害的故事。

末代土司王侄媳妇说得一口流利英语,军政府当权时期他们夫妻俩被噤声,亦被禁止修葺居所,而今民选政府执政,他们打开大门,希望更多人知道没落的皇族故事。掸族人散居在中南半岛和中国云南地区,以缅甸掸邦人数最集中,其族反叛军与军政府对抗多年,许多偏远地区村庄受连累被军人烧燬,村中百姓被杀害。我在末代土司王故居翻阅掸族人自资印刷的彩色刊物,上面图文并茂控诉军人杀害掸族妇孺村民的罪状。

一名住在仰光的掸族后裔跟我说:“这些事,以前没人敢提。”

当全世界把目光集中在若开邦,掸族人希望他们微弱的声音也能够让世界听到。

如果你来到缅甸西坡,不妨到掸族皇宫遗址看看,听听土司王遗族的申诉。

文/多风